您的位置: 单机 > 原创 > 专栏
最新原创 游戏评测 观点投票 专栏 节目
  • 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五日,《蝙蝠侠:阿卡姆疯人院》正式发售于PlayStation 3和Xbox 360上。《蝙蝠侠:阿卡姆疯人院》说实话,如果不是为了写这篇【游戏历史上的今天】,我都不敢相信《蝙蝠侠:阿卡姆疯人院》是一款十年前的游戏了。我在不久之前说过我对电影改编游戏的观点,在彩色电影普及的时候,游戏还仅仅只是八位机时代,内容表现力上的差距让两者之间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于是除了个别优良作品以外,绝大部分电影改编游戏其实和电影没什么关系,直到三十二位与六十四位主机出现之后,这种情况才有所改善,而漫改游戏这一领域的状况也几乎可以说是相同的。《蝙蝠侠:阿卡姆疯人院》游戏画面而如果让我给漫改游戏排个名的话,那么Rocksteady Studios的“蝙蝠侠”系列一定是名列前茅的,尤其是《蝙蝠侠:阿卡姆疯人院》与《蝙蝠侠

    2019-08-25 14:22:19
    0 银河正义使者
  • DOTA2今年的国际邀请赛——也就是TI 2019正在如火如荼的举办,而就在周末,这个游史以来单项奖金最高的电竞赛事又要出现一支冠军盾的队伍了,编辑部里也洋溢着一股“LGD夺冠我就去梅赛德斯裸奔”的风气。转头想想,电子竞技发展的这些年里,无论是格斗游戏、射击游戏还是MOBA游戏等等,都有着数不清的赛事。于是,借着这个机会,我们想和你聊聊,聊聊那些你印象最深刻的比赛瞬间。银河正义使者:首先说下,上面的引言是我写的。当我说出“LGD夺冠我就去梅赛德斯裸奔”的时候,编辑部的众人都弹冠相庆,纷纷表示愿意在当天和我一同去遛鸟,着实让我有些感动。本来这篇文章应该在昨天发布,但因为昨天我去了TI现场,又真切的为了VG和LGD呐喊了五场比赛,在最后看到LGD离场的时候,我就好像回到了去年的那个夏天一样,又是一样的LGD,又是一

    2019-08-25 12:00:51
    0 银河正义使者
  • 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四日,《符文工房:新牧场物语》在日本发售于Nintendo DS上。 《符文工房:新牧场物语》作为一个为了庆祝《牧场物语》十周年纪念而公布的衍生IP来说,《符文工房》的表现可以说十分不错了,而也正是《符文工房》的出现,让越来越多的玩家开始了解Neverland这个厂商。 Neverland虽然是在一九九三年才正式成立,但Neverland早在成立之前就已经进行游戏业务的开发了。成立的当年,Neverland就把成名作——《四狂神战记》发售在了SFC上,出色的世界观构建、角色塑造与系统机制让其获得了颇多的赞誉,也让Neverland在业内站稳了脚跟,而在因为GBA游戏《CIMA:The Enemy》而与Marvelous AQL展开合作之后,Neverland得到了一个机会,一个“在牧场中挥动长

    2019-08-24 08:55:42
    0 银河正义使者
  • 漫改游戏并不好做,《龙珠》也不例外。如果没有去年万代的《龙珠斗士Z》撑场,近几年《龙珠》改游戏的阵容将大概率乏善可陈。 而抛开单机主机不说,网游一直不是漫改愿意涉足的领域。至于手游方面,玩家对IP改作品品质的要求其实并不高,一个显而易见的例子就是《刀塔传奇》。当然不可忽视的是,《刀塔传奇》在玩法上有一定创新,布阵、技能、装备等也有策略一说,不过相较大多数主机游戏,手游的内容终归还是浅显了点——但一般来说,我们选择一款手游,只是希望能用它来打发一些零碎的时间,而具体到“漫改”游戏当中,则又包含了一些类似收集“周边”的个人情怀在里面。在《龙珠》漫画中,我个人最喜欢的是“赛亚人首次来到地球”和之后的“弗利萨”部分。这大概也是鸟山明第一次真正将《龙珠》的世界观引出地球,是人物的战力第一次迎来暴涨——也是第一次有影视作品

    2019-08-23 15:40:28
    0 廉颇
  • 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三日,《鬼泣》在日本发售于PlayStation 2上。 《鬼泣》其实对于《鬼泣》,可能你们比我了解的都还要多。每每提及初代,总是要聊些关于CAPCOM、三上真司、神谷英树与杉村升的故事,如果偶尔说起后面的作品,那么伊津野英昭也是一个不得不聊的话题。 CAPCOM不过转念想想,《鬼泣》在这个年代还能推出一作续集,也真的是不容易。首先不提纯粹的ACT游戏在市场环境里的羸弱,CAPCOM本身作为一家老牌日系游戏厂商,在如今游戏全球化的大环境下,依旧能保持技术实力跻身一线着实不易,想想那些我们曾经无比熟悉现在却被抛诸脑后的日厂,就会觉得CAPCOM活着实在太好了,十年间没有动静的《鬼泣》系列能活着也真是太好了。 “Capcom is back!”虽然说了这么多,但还得要回到老路子上,聊一聊《鬼泣》的

    2019-08-23 10:52:22
    0 银河正义使者
  • 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二日,《闪电十一人》在日本发售于Nintendo DS上。 《闪电十一人》说起Level-5,那真的是一个挺让我纠结的厂商,这家创立于一九九八年十月的公司一开始更加像是一个代工厂商,通过与各大厂商合作进行游戏开发,其第一款游戏就是与索尼联合进行开发的RPG游戏《暗云》,游戏获得成功之后,Level-5又继续开发了续作《暗黑编年史》,同样获得了不俗的评价口碑与商业效果,而接下来与Square Enix合作开发的《勇者斗恶龙8:天空、碧海、大地与被诅咒的公主》则真正让Level-5声名远扬。 《勇者斗恶龙8:天空、碧海、大地与被诅咒的公主》但问题也随之而来,作为一个开发商,Level-5已经有着足够的名气与实力,并不满足于只做一个代工厂商,但是并没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游戏成为了其最大的困扰。《雷顿教授

    2019-08-22 10:20:34
    0 银河正义使者
  • 迄今为止,《赛博朋克2077》已经出席了包括E3和科隆在内的诸多大型游戏展。随着其试玩片段、玩法细节的逐一公布,蠢驴的这款新作已经成为如今最受玩家关注的游戏之一。在前不久IGN发起的“科隆最受期待游戏”的投票中,有约半数参与者都将选票投给了《赛博朋克2077》。而在被称为“美国淘宝”的eBay上,一些从各路游戏展转手来的《赛博朋克2077》周边,价格也随游戏本体的人气一路水涨船高。如果你在eBay上搜索“e3 2019 cyberpunk 2077”,弹出的第一个结果会是一件官方周边夹克,售价甚至已经定到了6337.52元人民币。而在这件商品的文本说明中,卖家还特意指出:买下它,去送给你最好的男性朋友吧。 这件夹克来自今年6月的E3展会,当时CDPR为一些受邀到场的媒体人员送出了《赛博朋克2077》的周边礼包。

    2019-08-21 18:09:26
    0 春希
  •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五十岚孝司。 就像所有的影像资料里一样,五十岚孝司带着那顶可能比他还令人感到眼熟的帽子,半倾倒的依靠在酒店的沙发上休憩,看样子似乎有些疲惫。而看见我走进来后,他立刻端正坐姿,然后好像又发现了有什么不妥,于是站起身来微笑着对我点了点头。通过翻译,我和他在握手的同时简短的打了个招呼——大致也就是些“你好”之类的。 在开始采访之前,我问了个和这次采访主题没什么关联的问题——你在工作中也会戴着那顶帽子吗?我用手比划了下。听到翻译转述完我的问题后,五十岚孝司很明显的愣了愣,随即爽朗的笑出声来。他告诉我并不会,无论是在工作还是生活里都不会,至于我们对他的帽子有着如此印象的深刻,恐怕是因为他为了固定形象而一直在各种公众场合都戴着帽子而已。“真的很热,”五十岚孝司把他的帽子取下来让我掂量了一下,确实分量十足,“

    2019-08-21 14:53:24
    0 银河正义使者
  • 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一日,《生化奇兵》正式发售于Windows与Xbox 360上。 《生化奇兵》对于《生化奇兵》,我觉得并没有什么可以多聊的,如果电子游戏以后也有一个名人堂的话,那么《生化奇兵》一定会位列其中。而提到《生化奇兵》,那么就不得不提到immersivesim——沉浸式模拟游戏、Looking GlassStudios、《网络奇兵》与Irrational Games这些我们再耳熟不过的名称。沉浸式模拟游戏其实是Looking Glass Studios的拿手好戏,这家成立于九十年代的游戏制作公司成功将《地下创世纪》、《网络奇兵》与《神偷》等不可多得的沉浸式模拟游戏带向了世界,不过可惜的是,Looking Glass Studios在二零零零年的五月二十四日因为财务问题而宣布关闭。 Looking Gl

    2019-08-21 09:53:37
    0 银河正义使者
  • 如果你常刷抖音,近来你可能不会错过“#我要当国王”这一游戏话题,截至8月20日,该话题及其衍生话题下的视频,已经在抖音上获得了近亿次的播放量——这已经是名副其实的头条系量级。 但值得注意的是,这不是一款新近的话题大作,而是一款仅靠“空格键”就能完成操作的Flash网页游戏。玩家熟知的4399小游戏网也于2014年11月份将其收录,距今已有5年之久。 而在庞大流量的另一面,数月前,国内某手游平台也出现了一款叫《我要当国王》的手游。它的美术素材风格相较原作卡通了一些,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些素材基本出自山寨。 在10分制下,这款手游在平台上仅收获了4.3分的评分。一名玩家直指低分的问题所在——这款本应仅靠“空格键”就能通关的游戏,却在开始后不久进入了“模拟经营”玩法,这部分和原作毫不相干。而后制作方又在游戏中插入

    2019-08-20 16:15:55
    0 春希
  • 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日,《怪形》在北美发售于Windows上。《怪形》游戏改编电影通常是个不那么好的主意,每年的烂片排行总是榜上有名,而电影改编游戏也是一样。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不少的“影改”作品简直毫无存在价值,其中最为知名的恐怕就是那款成为了“雅达利冲击”导火索的作品——《E.T.外星人》。《E.T.外星人》而正如我之前所说,游戏是一种极度依托于技术发展的艺术形式,同样的,电影也是。一八八八年的十月,法国人路易斯·普林斯使用自己发明的单镜头摄影机拍摄了一部名为《朗德海花园场景》的电影,而这仅有两秒时长的影像,为这种全新的艺术载体打开了历史的大门。在这之后,有声电影、彩色电影、3D电影层出不穷,伴随着技术的发展,电影也在不断改变着表现形式。《朗德海花园场景》但在彩色电影普及的时候,游戏还仅仅只是八位机时代,内

    2019-08-20 09:51:52
    0 银河正义使者
  • 2019年8月9日,受超级台风“利奇马”的影响,整个上海乌云密布,狂风骤起。上海市气象局紧急发布了台风黄色预警,上海市防汛指挥部也同步启动了台风III级应急响应行动。这天风雨飘摇,闭门不出本应是最佳选择。尽管如此,仍有不少人正赶往刚举办完ChinaJoy的新国际博览中心。这些来自五湖四海的人们都是《最终幻想14》(以下简称“FF14”)的玩家,在游戏中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称呼,那就是,“光之战士”。这些玩家顶着台风集聚上海,就是为了参加(FF14)2019上海FANFEST。这是一个独属于FF14玩家的盛典,而参加这场盛典则是不少玩家两年以来的心愿。 “迦楼罗歼殛战”大A是我的中学同学,也是带我玩FF14的领路人。在5月第一次公布的FANFEST门票抽选名单中,大A就被选中为能去现场观看FANFEST的幸

    2019-08-19 20:53:14
    0 店点
  •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九日,《超次元游戏:海王星》在日本发售于PlayStation 3上。 《超次元游戏:海王星》其实比较了解我的人会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我对于世嘉——或者说对于那个曾经在主机大战中黯然退场的世嘉有着不少执念,我不止一次地幻想过,如果第六世代的那场主机大战世嘉毅然决然再次参战的话,那么现在的主机市场究竟会是什么模样呢? 世嘉当然,幻想永远只是幻想而已,就像那台传说中的世嘉海王星——一款世嘉曾经试图将Mega Drive与32X合二为一用以冲击二百美元以下市场的主机,但因为售价与发售日期都过于接近土星,于是最终被取消发售——一样,你不能去强行追忆一些不可能的事情,历史总会按照本应有的方向不停前进,而世嘉在主机大战中屡战屡败的原因是多元化的——有主观的自身因素,也有客观的外界因素,这是怎么辩解也无法抹去

    2019-08-19 09:14:27
    0 银河正义使者
  • 一九九五年八月十八日,Remedy正式成立。 RemedyRemedy真的是一个挺值得聊一聊的公司,从《马克思佩恩》《Alan Wake》《量子破碎》到即将面世的《Control》,可以说Remedy一直是一家值得去期待的游戏厂商,而就像很多传奇故事的开端一样,Remedy的故事也是从地下室开始的。Samuli Syvähuoko、Markus Mäki、Sami Nopanen、John Kavaleff与Sami Vanhatalo联合起来组成了最初的Remedy——一个开在Samuli Syvähuoko父母家地下室的公司,而他们的第一款游戏就是《死亡拉力》。 《死亡拉力》不过最开始这款充满了战斗要素的赛车游戏其实叫做HiSpeed,是一个更加纯粹的赛车竞速游戏,Scott Miller——3D Real

    2019-08-18 17:16:02
    0 银河正义使者
  • 一九九八年八月十七日,EA收购Westwood。西木头——WestwoodWestwood也就是西木头对于国内玩家来说,那可真是一个令人怀念的名字,每每提到西木头,总是会伴随着一阵感叹与惋惜之声,随后就是几句国骂——一般来说都是针对EA的。EAWestwood是由Brett Sperry与Louis Castle在一九八五年创建的,那个时候还叫做Westwood Associates。最开始的Westwood Associates主要负责的还是一些外包性质的移植工作,在积累了一定资本之后,他们制作了属于自己的第一款游戏——Mars Saga,一款故事背景被设定在火星上的RPG游戏,而值得一提的是,EA正是本作的发行商,Brett Sperry与Louis Castle一定不会想到,Westwood日后会与自己第

    2019-08-17 13:14:51
    0 银河正义使者
  • 因为担心会排队,所以提前开始刷新服务器界面,如果能尽早进去还可以吹逼自己是第一个进入艾泽拉斯的人,在双开刷了15分钟后凌晨2点01分压力测试服正式开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PVP服务器维希度斯。 “维希度斯,安其拉老五”角色名不支持中文的小问题让最早进入艾泽拉斯的玩家们只能顶着一个英文ID,但这并不妨碍这些明早还要上班的玩家在半夜2点用白字狂刷欢迎,不知道刷什么的干脆扣一行1,也有人激动的拍打着空格键,毕竟艾泽拉斯的地板烫脚,没有空格不会玩,还有人刚开服就无聊的刷“MC开荒1=39”,那可是满级才能打的40人副本熔火之心。 杀猪大队和牛头人会聊些什么宣泄出压抑多年的“乡愁”后冒险者们终于露出了贪婪的本性,一时间整个试炼谷人比猪多,放眼望去看不到一只活猪,法师都放弃了搓条转而用匕首抢怪,猎爹是最容易捞到便宜的,抢不

    2019-08-16 15:12:52
    0 沼雀
  • 二零零二年八月十六日,《寒蝉鸣泣之时》在日本发售于Windows上。《寒蝉鸣泣之时》“鬼隐篇”其实“三大同人奇迹”这个说法我有好些年都没有用过了,但无可否认的是,当年ZUN、奈须蘑菇与龙骑士07都创造了一些令人难以忘怀的东西——《东方Project》《月姬》与《寒蝉鸣泣之时》。《寒蝉鸣泣之时》其实并不是一个直接发售的完整作品,而是分为了“出题篇”“解答篇”与“礼篇”三个部分十一个小篇章合计四年左右的时间逐步发售的,“出题篇”与“解答篇”的侧重内容是什么自然不用多说,从名称上就可见一斑,而“礼篇”则是Fan Disc性质的后日谈。《寒蝉鸣泣之时》游戏画面“萌绘”作为《寒蝉鸣泣之时》整个系列最早的一部作品——也就是“出题篇”的开篇——“鬼隐篇”,虽然在发售时并没有造成足够的影响力,但随着制作组07th Expans

    2019-08-16 08:24:59
    0 银河正义使者
  • 一九八九年八月十五日,《兰斯:寻找小光》在日本发售于PC上。 《兰斯:寻找小光》今天要聊的这个游戏——或者说系列其实已经在二零一八年就已经宣告了结束,最终作《兰斯10:决战》为这个距今为止已经三十年的游戏划上了句点——一个堪称奇迹的句点。不过作为一款成人游戏,“兰斯”系列有着如此之长的生命力的确是一件令人难以想象的事情,但抛开色情元素,“兰斯”系列无论是正统作品还是衍生作品,都可以说绝对是游戏历史上那些璀璨群星里的一份子。 《兰斯10:决战》对于“兰斯”系列来说,三十年间的作品大致可以划分为三个阶段。系列起点的《兰斯:寻找小光》与续作《兰斯2:反叛的少女们》还是比较传统的AVG游戏,虽然在这个时期确定了整个“兰斯”系列的很大一部分基础设定与后续作品中的大量伏笔,但兰斯本身的性格塑造在制作人TADA的手中还并没有

    2019-08-15 23:46:28
    0 银河正义使者
  • 在我知道有机会去韩国试玩《无主之地3》的最新DEMO——一个可以玩到新的秘藏猎人角色兽王FL4K与包括了中文语音在内的完全本地化版本时,我还是非常兴奋的,当然,这股兴奋在我眼看着自己的飞机抛下我独自飞向韩国的时候就消失殆尽了,而我不得不在狭窄的出租车后座掏出笔记本电脑与电话,向航空公司寻求帮助——改签。 改签信息好在两个小时之后,我成功坐上了下一班飞往首尔的航班,在同样狭窄的座位上我开始思考一件事情,那就是这次让我“赔了夫人又折兵”的出差,到底值不值?而答案也来的即迅猛又无情——太他妈值了。 当我熬过来自GearBox的两位大哥的叨叨之后,看着2K Games的工作人员为我选择好角色——兽王FL4K,然后将手柄交到我手中的时候,我就知道这太值了——无论是让我再误一次飞机,还是在机场睡上一晚,甚至让我裸泳越过黄海

    2019-08-14 22:14:30
    0 银河正义使者
  • 二零一二年八月十四日,《热血无赖》正式发售。 《热血无赖》《热血无赖》——或者说“睡狗”其实算是一众现实题材开放世界游戏中表现较好的了,但倘若一开始,如果动视没有选择放弃的话,我们现在看到的可能就不是《热血无赖》了,而会是《真实犯罪:香港》了。说起《真实犯罪》系列,那么大家一定都不陌生,这个由Luxoflux开发动视发行的系列一开始就是为了对标《侠盗猎车手》系列而进行制作的,但因为系列的第二作《真实犯罪:纽约城》在游戏质量和商业目的上都没有达到动视的要求,导致了动视对这个系列的雪藏。 《真实犯罪:纽约城》直到二零零七年末,动视找到了成立不久的United Front Games,希望它们能制作一款现实题材的开放世界游戏——Black Lotus。但经过了一年左右的开发时间后,动视期望能让《真实犯罪》系列重出江湖

    2019-08-14 10:56:19
    0 银河正义使者